今年的iPhone手機要涼!三星的柔性OLED屏和內存原材料被日本斷供?

在終端產品領域,受影響最大的除了三星和LG自己的手機、平板、筆記本與電視等產品外,大部分采用三星內存芯片和OLED顯示屏的智能手機廠商都將因此受到打擊,包括大部分采用屏下指紋OLED面板和三星內存的中國國產品牌手機。
   旨在解決全球經貿問題的本屆G20剛剛在日本落幕,卻正是日本緩緩關上韓國科技發展大門的時刻。據韓聯社、日本《產經新聞》等媒體報道,日本政府7月1日宣布該國將從7月4日起,限制半導體、OLED等材料對韓國出口,日本公司在向韓國出口物品時需要獲得日本政府相關部門的許可。這是日本對韓國最高法院關于向韓國“二戰”勞工進行賠償的終審判決的反制措施之一。
今年的iPhone手機要涼!三星的柔性OLED屏和內存原材料被日本斷供?
  日本政府限制向韓國出口的原材料主要有三大類:含氟聚酰亞胺、高純氟化氫、光刻膠。這三類材料主要用于制造半導體和柔性OLED顯示面板產品。其中含氟聚酰亞胺是柔性OLED透明PI基底的原液,高純氟化氫(國內叫氫氟酸)是半導體硅片基底、玻璃基底蝕刻液、減薄液的原液,光刻膠則是半導體和顯示面板量產制程的關鍵過程原材料。
 
  韓國最高法院對“二戰”期間被迫從事強制勞動的韓國勞工等向日本三菱重工、新日鐵住金、不二越等企業進行賠償做出了終審判決,訴訟由“二戰”前勞工和前朝鮮“女子勤勞挺身隊”隊員分別提起。為確保日本廠商支付賠償金,韓國法院方面扣押相關日本企業在韓國境內的資產。
 
  而日本政府則認為,上述涉二戰期間的相關個人索賠權問題,已經通過1965年的《日韓請求權協定》解決,韓國最高法院判則“以與日本政府非法殖民統治直接相關的日本企業非法行為為前提的強制動員受害者的索賠權不包括在協定對象之列”,駁回了日方的主張。
 
  由于日本在全球半導體和顯示面板的產業化過程中,扮演了量產技術集成的角色,很多關皺鍵性的量產過程原材料及量產工藝,都是日本廠商開發出來,并獨享相關技術與產能,因此,在整個半導體和顯示面板的上游關鍵原材料領域,日本廠商經常處于壟斷地位。
 
  有數據顯示,目前全球大約含氟聚酰亞胺總產量的90%、半導體用氟化氫總用量的70%都由日本廠商掌控。另外,在歐洲淡出半導體與面板制造業后,全球整個光刻膠行業基本上也被日本、美國相關公司壟斷,日本控制了70%以上的市場供應。
 
  根據日本政府的相關規定,日本廠商向韓國客戶供應這些材料需要向日本政府提出申請,獲得批準之后才可以供貨,與原來的集中訂單打包審批不同,這些材料將實行單項審批,并且預計審批程序需要花費三個月時間。
 
  目前含氟聚酰亞胺的最大客戶就是三星和LG,主要用來生產柔性OLED顯示屏,而高純氟化氫、光刻膠則是三星生產半導體產品的主要原材料,如智能手機用的內存芯片和CPU主控芯片。
 
  在終端產品領域,受影響最大的除了三星和LG自己的手機、平板、筆記本與電視等產品外,大部分采用三星內存芯片和OLED顯示屏的智能手機廠商都將因此受到打擊,包括大部分采用屏下指紋OLED面板和三星內存的中國國產品牌手機,以及全球最大的柔性OLED顯示屏手機客戶,蘋果iPhone手機。
 
  今年的蘋果iPhone手機有二款采用了三星生產的柔性OLED顯示屏,訂單排期從五月份開始進入了量產狀態,預計到年底三星需要供應成品柔性OLED顯示屏模組約7000萬片給蘋果手機使用,而在蘋果九月的發布會之前,三星需要至少供應蘋果手機約3000萬片成品柔性OLED顯示屏模組。
 
  從目前情況來看,日本只是實施了出口許可放行措施,還不是全面禁止出口,只是加強程序,因此眼下韓國業界應該不會有太大損失,但也不能排除隨著韓日關系的發展,狀況進一步惡化的可能性。
 
  業內人士預計,如果日本政府三星目前為今年秋季發布的新品OLED顯示屏,到7月4日日本對前面所述材料進行出口限制為止,至多只能生產出1000萬片不到的iPhone手機成品柔性OLED顯示屏模組。后續還能為蘋果的生產多少產品,則要視三星的原材料庫存還有多少而定。
 
  受此影響,蘋果也不得不在供應鏈安全上重新進行微調,其中比較明顯的就是,此前蘋果差不多一年都沒有松口的JDI救濟案,在上月底有所緩和。從JDI對外公告的信息中,有透露出蘋果參與了中國基金救援JDI的重組方案,涉及資金約為1億美金。
 
  有消息稱,中國基金救援JDI的重組方案中重要的一環,就是由JDI提供技術,引入浙江國有資本注入,在浙江當地建設一條柔性OLED面板線。蘋果此時參與到重組方案中來,或許也有準備未來把這條OLED面板線作為備胎來應對日韓之間的政治與經貿危機。
 
  在近代的經濟發展過程中,除了參與二戰后全球經濟復蘇的英、美、法、德、日、意幾個國家,有原始的現代化工業全程技術研發與積累之外,其它差不多是第三梯隊的國家基本上都是半路出家,僅參與了承接后段的材料加工與產品制程產能階段。
 
  因此一般來講,第一梯隊的英、美、法控制了大部分的設計軟件與材料研發,第二梯隊的德、日、意控制了大部分的應用軟件、材料合成、基礎裝備制造與生產工藝集成。
 
  所以,在歷次全球貿易戰過程中,這些國家往往會利用自己在該領域的壟斷地位,對其它國家實施懲罰性的斷供措施,終止對方的產品生產與貿易。
 
  此次日、韓貿易戰,會不會對全球的消費類電子市場造成全面打擊,仍需繼續觀察日、韓政府間的協商進程,同時也不排除類似蘋果與中國國產品牌手機企業給各自的政府施壓,介入日、韓之間的紛爭進行調停,以防事件影響擴大,阻礙全球經濟復蘇進程。
 
  至于這場紛爭會不會促成第三梯隊的經濟實體國家,在上游核心技術與材料上的研發與自主生產,其實這本身應該是個偽命題。因為為了各自的產業安全,事實上第二梯隊的國家一直想要突破第一梯隊控制的設計軟件與材料研發,第三梯隊的國家則一直想要突破第一梯隊控制的設計軟件與材料研發,和第二梯隊控制的應用軟件、材料合成、基礎裝備制造與生產工藝集成等,并且一直在持續努力之中。
 
  文/李星
讀者們,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機報報道,請狠戳這里尋求報道
相關文章
精彩評論:
0  相關評論
熱門話題
推薦作者
熱門文章
熱門評論
魚蝦蟹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