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旭光電爆雷了,京東方的玻璃基板會斷貨嗎?

如果國資收購東旭集團過半的股份成為實際控制人的話,以凈資產作價,也需要約340億,看來國資不但要大放血救東旭,而且還有一堆高達1291.23億元的債務爛帳要出面處理。
   東旭集團緊急賣身國資避難
 
  2019年11月19日,東旭光電(000413.SZ)發布停牌公告稱,收到公司控股股東東旭集團通知,東旭集團控股股東東旭光電投資有限公司擬向石家莊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轉讓其持有的東旭集團51.46%的股權,該股權轉讓事項可能會導致該事項可能導致東旭光電、東旭藍天控制權發生變更。東旭光電、東旭藍天自11月19日起停牌,停牌預計不超過5個交易日。
 
  據東旭集團官網介紹,該公司成立于1997年,總部位于北京,旗下擁有東旭光電(000413.SZ)、東旭藍天(000040)(000040.SZ)、嘉麟杰(002486)(002486.SZ)三家上市公司、四百余家全資及控股公司,業務遍及北京、上海、廣東、西藏等20余個省、直轄市、自治區。
 
  資料顯示,東旭集團從裝備制造起步,構建了光電顯示材料、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汽車、石墨烯產業化應用、新能源與生態環保、地產與產業園區等多元產業板塊。截至2018年底,集團總資產逾2000億元,員工逾1.6萬人。
 
  2019年半年報顯示,截至6月末,東旭集團總資產2071.30億元,凈資產780.07億元。光是賬面上的貨幣資金就有564.32億元;總債務1291.23億元,資產負債率62.34%。2019年上半年,東旭集團營業務收入201.96億元,凈利潤10.97億元。
 
  如果國資收購東旭集團過半的股份成為實際控制人的話,以凈資產作價,也需要約340億,看來國資不但要大放血救東旭,而且還有一堆高達1291.23億元的債務爛帳要出面處理。
 
  2019年11月18日,上海清算所公告披露,東旭光電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品種一)“16東旭光電MTN001A”、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品種二)“16東旭光電MTN001B”到期未兌付。這兩只債券規模合計30億元,其中品種一發行規模為22億元。
 
  今天早上東旭光電針對違約事宜公告表示,由于公司資金暫時出現短期流動性困難,造成應于2019年11月18日兌付應付利息及相關回售款項的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品種一)“16東旭光電MTN001A”和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品種二)“16東旭光電MTN001B”未能如期兌付。公司正在積極籌措資金,并積極與債權人協商,將盡快支付相關本金和利息,最大程度保證債券持有人的利益。
 
  賬上大把錢,口袋里沒錢,資本市場恐其變成康得新
 
  2019年三季報顯示,截至9月末,東旭光電下擁有183.16億元貨幣資金(合并口徑,下同),加上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120.56億元、存貨51.84億元等,其流動資產合計444.89億元。另一方面,該公司流動負債中的短期借款也高達101.29億元,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合計84.15億元,加上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32.38億元等,東旭光電流動負債合計270.46億元。
 
  三季報顯示,截至9月末,東旭光電總資產724.40億元,總債務381.60億元,資產負債率52.68%。該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營業務收入125.66億元,凈利潤11.86億元。
 
  2016年11月,東旭集團與東旭光電分別出資6億元和4億元共同設立東旭財務公司。財務公司在企業集團內部進行資金的集中管理調配和財務管理服務,并可從事集團內企業的存貸款業務。因此,東旭光電、東旭藍天將閑置資金存入東旭財務公司,而東旭集團內企業可以通過東旭財務公司申請使用上述資金。
 
  如果這樣的話,東旭集團內部的資金幾乎可以在東旭財務公司賬上隨便騰挪,與此前造假的康得新把賬上的錢歸集到一個銀行賬戶里進行騰挪方式十分相似,在財務手法上,其實跟金融犯罪領域的洗錢是差不多一回事,只不過東旭集團了康得公司可能是利用統一賬戶把資金虛擬化后,為挪空公司資金爭取足夠的時間罷了。
 
  此前曾有投資者在互動平臺上質疑過東旭光電的財務數據問題,互動平臺上有人問到:貨幣資金約180億,短期借款約100億。這好像是之前暴雷公司的標志,可以解釋一下有錢還借錢的道理么?東旭光電回應稱公司經營需要作出充足資金準備,除受限資金外,還需要安排好安全運營資金、經營流動資金、研發投入及產線技術改造資金、投資并購項目資金、償還有息負債周轉資金、風險準備資金等。
 
  東旭光電要是停擺,玻璃基板會缺貨嗎?
 
  東旭集團2011年完成了控股寶石集團、間接實際控制上市公司寶石A(如今的東旭光電),從而進入到了玻璃加工行業。
 
  而且就在前些日子,在“2019第八屆中國上市公司高峰論壇”中,東旭光電還得到了“最具成長性新材料產業上市公司獎”。
 
  一直以來,東旭光電都以自己是在新材料領域具備高成長性的科技創新型企業。認為自己在顯示材料領域擁有強大的科研實力,并宣稱先后突破了多項國際技術壟斷。2018年,東旭光電子公司因玻璃基板項目和蓋板項目分別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和二等獎。不過從規模上來看,東旭光電確實是中國第一、全球第四的液晶玻璃基板生產商。
 
  與康得新、漢能這些新材料企業一樣,東旭光電也一直在行業中炒作各種概念。如近期的旗下公司旭虹光電研發耐摔蓋板玻璃,聲稱可以用在5G手機折迭屏領域。
 
  還有前二年爆炒的石墨烯,東旭光電表示自己是國內最早進入石墨烯產業化應用領域的公司之一,目前已成長為該領域的領軍企業。東旭光電聲稱自己有石墨烯基鋰離子電池、石墨烯節能照明、石墨烯熱管理和石墨烯防腐涂料四大規模化應用序列產品和懸浮石墨烯傳感芯片“殺手級”高端應用產品,并在多個領域填補了國內外石墨烯應用產業化的空白。
 
  在石墨烯上,東旭光電還搭上了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聲稱雙方在共同致力于懸浮石墨烯傳感芯片產品的研發和商業化應用推廣,一下子又搭上了新型半導體概念。
 
  然而東旭光電真正的收入,還是低端的面板玻璃基板和CF濾光片業務,而且即便是這兩項業務上,東旭光電也沒有多少優勢。
 
  事實上,東旭光電進入玻璃基板業務,還得從蘋果手機采用玻璃蓋板說起。在蘋果讓康寧為其加工玻璃蓋板基板后,康寧當時策略性的退出了6代面板線以下的玻璃基板生產,轉而把產能轉為生產玻璃蓋板。
 
  甚至有一段時間,康寧還希望把面板玻璃基板業務賣給三星,還與三星組建了三星康寧來從事面板玻璃基板業務,但后來三星并沒有真正的接手這部分業務。
 
  康寧希望退出面板玻璃基板業務的原因很簡單,隨著顯示屏的厚度要求越來越薄,康寧的舊生產線很難適應行業的需要,而建新的產線投資又不低,同時還要面臨浮法玻璃的低價競爭,所以康寧寧愿把舊產能全部轉為生產玻璃蓋板基板,也不想再介入低端的面板基板玻璃領域。
 
  而東旭光電與當年的康得新一樣,剛好踩上了市場需求的轉折點,從而跨入到了面板基板行列,成為國內京東方、深天馬的6代以下面板線的玻璃基板主力供應商。
 
  不過,在6代以上的玻璃基板量產上,市場供應的主力仍然是康寧和日本廠商,國內東旭光電和蚌埠玻璃設計院均聲稱可以量產6代以上的面板玻璃基板,但實際有多少被面板廠采用,卻很難說。
 
  東旭光電此前表示將建20條液晶玻璃基板產線,其中已建好的5代線7條,分布在河北石家莊和河南鄭州;6代線擬建設10條,全部分布在安徽蕪湖,目前已投產的有6條線;8.5代線規劃3條產線,目前已經有一條在福州,6代線和8.5代線都是配合京東方的項目,其全部產線量產后產能將達到5895萬平米,其產品國內市占率有望提升至25%~30%。
 
  如此看來,假如東旭光電也走上康得新的老路,爆雷到停擺的話,受影響較大的主要是京東方。或許也正是如此,東旭光電才會勿勿賣身國資吧。
讀者們,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機報報道,請狠戳這里尋求報道
相關文章
精彩評論:
0  相關評論
熱門話題
推薦作者
熱門文章
熱門評論
魚蝦蟹官网 吉林快三助赢软件 p3开机号近30期号码 怎么看足球指数 做钉珠生意赚钱吗 河南快3下载安装 极速11选5是私彩吗 比分直播手机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布图 广东26选5 刘伯温稳赚六肖 北京pk10开奖直播也可以玩投注吗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及开奖记录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结果 平安彩票app地址大全 北单比分过滤软件 个人网站如何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