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顯示行業的機會在哪?

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所有觸雷的中國內地顯示行業企業,要么趕緊在當期經營業績上沒有多少盈利的情況下,盡量往蘋果概念上靠,抓住給蘋果代工部分零組件的機會,表示自己還在行業里活著。
   2019年顯示行業在一連串的爆雷聲中,以全球全行業虧損慘淡經營收場
 
  這一年,從后段模組廠一直到上游材料廠商的普遍造假,讓中國內地的A股市場談到顯示行業幾乎就色變的境地。
 
  雖然各級地方都以國有資金來兜底接盤,而且各個觸雷的企業都把能轉嫁的損失也全部稀釋到了供應鏈,讓廣大高速成了一條全球最辛苦、也是最繁忙的供應商北上討債之路,最終還是沒有改變全行業虧損的局面,同時還把全球供應鏈對中國內地的信心,同樣也降到了最低點。
 
  2019年最大的變化,是基于新興市場的顯示行業訂單,從電視面板到手機面板,幾乎全部轉到了中國內地的面板產線來生產。相應的,面向該部分的海外面板產線,要么縮減產能,要么直接關線或倒閉了。
 
  事實上,隨著TCL和海信的電視在北美市場的暢銷,同樣也把京東方和華星光電的面板產能帶了出去,擠掉了一部分中國內地ODM和OEM電視訂單和三星、LG的電視訂單外,也把這部分電視訂單的面板訂單給沖銷掉了。
 
  所以可以看到,除了TCL和海信的面板供應商外,面向電視整機的面板產線,在2019年幾乎都出現了減產或限產現象。
 
  而手機顯示屏也差不多同樣的情形,除了三星、蘋果、LG、諾基亞、夏普等海外品牌的需求,三星、LGD、JDI、夏普還在生產外,除它們外的主力市場出貨品牌幾乎也都集中在了中國內地,面板供應也全部由深天馬、京東方、武漢華星、昆山友達、深超光電、以及通過深超光電發賣的部份群創路竹產線產能。
 
  其中如果有變化,那么就是BBK系品牌大力推廣屏下光學指紋手機,讓三星的硬式AMOLED顯示屏大量流向了中國內地,并成功輸入到了中國內地的ODM廠商手中,降低了行業使用門檻。
 
  另外京東方和LGD的柔性AMOLED面板量產數量提升,也開始預示著行業進入到了高端機由LTPSLCD往柔性AMOLED升級時期,而LTPSLCD則開始下沉到千元機,成為普及5G時代替代a-Si LCD的主要面板技術。
 
  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所有觸雷的中國內地顯示行業企業,要么趕緊在當期經營業績上沒有多少盈利的情況下,盡量往蘋果概念上靠,抓住給蘋果代工部分零組件的機會,表示自己還在行業里活著。
 
  而沒有蘋果概念的標的,就只有抱華為的出貨指數大腿,不管是手機還是手表,只要靠上一點,也可以講個跟蹭蘋果熱度一樣的故事,只要當期業績虧損不太大,仍然可以說自己是顯示行業里的一個角色。
 
  而經過雷火過身,只要還沒有真正倒下的,那么就可以在市場上悲情的繼續演好顯示祥林嫂,重復在供應商和地方上說著“行業不好”、“員工不好”、“腦子不好”的惡狼傳說,繼續向上伸手要補貼,向內調報表,向下壓榨供應鏈……
 
  至于雷劈成尸體的企業,則只好地方收殮了……
 
  相比復雜的中國內地企業來說,國外的面板企業,混不下去的就直接倒閉關線或關門了,當然,踩了地雷的供應商,也只有拿起法律武器與投資方爭取合法的權益了……而另外的副作用是,這些供應商以后都要準備改行了……
 
  2020年顯示行業忐忑不安等漲價
 
  2020年顯示行業最大的變數,仍然是中國內地市場。
 
  2019年面板的價格跌到成本線以下,加上行業進入存量市場后的庫存增加壓力,首先就把手上壓了很多貨在手的后段模組企業,在財務上洗了個干干凈凈,前幾年的虛留在賬上的利潤,全部被存貨跌價損失給對沖掉,如果存貨變成呆滯,那就是財務賬目的滅頂之災了。
 
  當然,前段的面板企業也同樣不好過,為了維持面板產線的經濟運行,即便是售價低于成本,也得保持一定的量產規模,沒有外接訂單,那么就是生產標準品增加庫存,也得進行下去,不然就只能徹底關線。
 
  去年三星在猶豫了兩年之后,終于把L8-1產線關掉,這條月投片量12萬片、投產面積約年750萬平米的產線的關閉,幾乎成了全行業面板價格到了最低點的標志。9月底三星把這條已經減產一半的產線拉闡關停后,全球的面板價格也終于站穩,沒有繼續下跌,繼續保持到了年底。
 
  也正是基于三星的關線動作,全球業界預期處在同樣境地的三星和LGD的另外液晶面板產線,也將會在后續的持續虧損中,最后虧完所有財務賬目中的成本項后,也關線停工,除非面板行業的價格重新回到成本線上。
 
  三星和LG已經連續年度向中國內地和臺灣的面板廠采購電視面板,來滿足自己的終端品牌產品裝機需求,這也說明三星和LGD的面板產線不是沒有訂單,而自己的生產成本高于市場上的銷售價格。
 
  所以三星和LG集團內寧愿讓內部的面板產線減產,維持合理的運營維護成本情況下,對外采購面板來維持集團盈利。
 
  因為如果不這樣做,就將在整個集團面前,因終端品牌成本壓力增長而面臨著更大的經營風險。
 
  2019年面板價格的下降,讓中國內地以外的品牌開始存受終端價格同樣崩盤的危機。除了前面的TCL、海信等品牌,利用供應鏈低成本優勢在海外市場上大殺四方之外,中國國內的互聯網品牌小米電視,則把原來在手機領域的低成本運營路線,完美的復制到了電視領域,不但在中國內地市場出貨量沖到了千萬臺階別,而且還在印度市場,也成為了新起的出貨量殺手。
 
  所以2019年最后一個季度面板價格站穩之后,事實上,電視整機的價格下降速度也得到了一定的抑制。
 
  顯然,進入到2020年以后,全行業都把現在的狀況,期待為行業的谷底。一是如果價格再往下壓,那么海外的面板產線將繼續關線,所以會把產能供給拉平衡,讓價格回來;二是終端市場的產品規格往上調,單機面板的面積往上走,同樣會消耗掉約4%~5%的行業產能,只要現有的產能規模保持不變,那么,供需正常之下,銷售價格站穩了,也可以享受制造成本攤銷下降和供應鏈材料成本下降等帶來的財務盈余。
 
  不過,對于行業來說,供需平衡的問題仍是大難關。因為到現在為止,幾乎新投建的面板產線,都可以把最終產能調整到月投片量12萬片的經濟規模,也就是說,中國內地的至少還有全球現有產能的20%左右新增產能可以釋放出來,除非三星和LG明年全部關掉自己的液晶面板線,不然供過于求的局面,不可能短期內改善。
 
  而當全行業都寄希望于面板漲價的時候,小米電視再一次來了個降價促銷,這一記終端價格戰之拳,有可能把大家新年的漲價夢,完全擊碎!
 
  所以2020年顯示行業,后段模組企業控制不好庫存的,還會是到處觸雷,并且同樣會漫延到上游供應鏈企業。
 
  設備廠商除了收款外,新訂單爭奪同樣也會更加激烈,不過隨著海外廠商的撤退,國產設備廠商難得的有一個較好的增長期,就看自己的技術實力如何,實在不行,買海外企業的圖紙與技術也行。
 
  看來面板廠商除了在新產品新技術加大投入,以其在后續的市場競爭中能獲得一席之地外,現有的面板廠,只能寄希望于開源節流,能多要補貼就多要補貼,能多出貨就多出貨,除了個別企業體質較好或產品線布局較好的企業外,整個面板行業至于是虧多還是虧少,就看天由命了吧……
讀者們,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機報報道,請狠戳這里尋求報道
相關文章
精彩評論:
0  相關評論
熱門話題
推薦作者
熱門文章
熱門評論
魚蝦蟹官网 11选5走势图辽宁 29选7彩票中奖数字必须顺序 足球即时比分90vs 宁夏十一选五 好彩一开奖走势图 股票涨跌幅计算软件 广东南宁沐足店转让 深圳风采 足球比分直播 体彩北京11选5咋玩 福彩3d过滤器最新版 快乐十分20分 彩票5分赛车怎么玩法 福建31选7 皇冠比分指数比分 3d试机号金码杀码